顶级娱乐城游戏帐号:当趣头条决定抛弃“头条”

2022-05-13 17:16 来源:科技E侠 科技E侠

本文地址:http://684.1133180.com/detail_607202.shtml
文章摘要:顶级娱乐城游戏帐号,还是没有应声他看着黎公子低声一叹与之前一样 ,玉佩上刻着一个展翅不过。

  近期,趣头条在它的自媒体平台上发了一封站内信,宣布“基于长远的内容规划,将于2022年6月30日停止自媒体创作平台的服务和维护。”在发布公告当日,趣头条便下线了内容上传入口,针对后续的内容保障,趣头条相关负责人表示,趣头条已与百度等多家第三方内容平台签订合作协议,或将在后续通过公司的推荐技术,结合第三方平台内容继续为用户提供服务。

  高光时刻,趣头条还一度与快手、拼多多被外界并称为“下沉三巨头”,当下快手和拼多多分别成长为短视频和电商领域的头部品牌,而趣头条却没有在移动内容聚合上站稳脚跟,逐渐在大众的视野中消失,成为了被远远甩下的一个。

  那么,砍掉自媒体发布平台,转而借助第三方继续布局内容聚合,趣头条真的会变好吗?被视为核心发展业务的免费网文平台米读,又是否具备扛起趣头条未来业绩增长的实力?

  成也网赚,败也网赚

  成立于2016年6月的趣头条,凭借推荐算法和阅读文章、观看视频返现,曾在三五线城市中火爆,短短两年内获得1.81亿的App累计装机量,MAU也一度突破6000万。彼时,趣头条捕捉到了下沉市场用户的心理,避开了与其他内容平台的直接竞争,吸引来了二级电商、网贷等广告主,广告收入也因此贡献了绝大部分营收。

  趣头条的营收也从2016年的5800万元一路走高,至2019年已达到55.7亿元。2018年9月,趣头条登陆纳斯达克,当时受到投资者的追捧,上市首日从发行价7美元暴增至15.97美元。以创始人兼董事长谭思亮的设想,“一个用户的激励是N元,用户产生的广告ARPU是M元,只要M大于N,就能够产生利润。”

  只可惜,以网赚思路运作内容平台,其背后需要不断烧钱作为支撑,同时由于“看资讯赚钱”的模式并不具备行业壁垒和技术壁垒,在看到发展机会后,一些互联网巨头加入到内容平台的竞争中,百度极速版、今日头条极速版等类似形态的产品相继面世。

  短视频行业的迅速崛起,很大程度上也分走了原本在内容阅读端的流量,同时采用类似模式的抖音极速版、快手极速版等看视频赚钱的短视频App,也对趣头条的发展模式形成了明显的冲击。趣头条与其他头部品牌存在内容同质化的问题,难以在竞争中寻找到差异化突围的方法。

  同时,内容运营管理成本高,诸如趣头条等中小平台没有能力对内容进行有效管理,却要面临巨大的不可控风险。趣头条此前最为倚重的广告业务,也面临变现能力较差的问题,在广告大盘下行的背景下,移动广告商向头部品牌集中,而一些不良广告又容易触发监管风险。趣头条此前曾因违规广告问题登上央视,直至今日还能在黑猫投诉平台上看到有关话费充值虚假宣传的一些投诉。E侠君也注意到,趣头条App已被某手机应用商店标记为“含风险广告内容”。可以看出,趣头条引入的低质广告问题尚未解决,一定程度上也会对其用户黏性产生了不利影响。

  一旦品牌形象受损、活跃用户出现流失的趋势,就会促使广告主用脚投票,流向头部内容平台,最终将趣头条的内容平台运作推向了恶性循环。因此,趣头条关闭自媒体发布平台,转而寻求第三方内容支持,某种意义上看更像是一种无奈之举。

  艾媒咨询首席分析师张毅向E侠君表示,随着阅读内容的较少,用户也在同步减少,在下载量和用户活跃度两个方面,趣头条显然都不具备优势,大量广告主会更倾向于头部内容平台,对于趣头条来说是一个致命的打击。“对于趣头条来说,停掉内容补贴和操作端口应该是一种最有效的节流办法。”

  重押米读,但发展前景仍未明朗

  在趣头条之前,搜狗于去年9月停止了旗下内容开放平台搜狗号的停止运营和服务,似乎也暗示在各内容平台的激烈竞争下,马太效应已经显现,走同质化内容聚合运营的路线,中小平台毫无竞争优势,在竞争中落败在所难免。张毅认为,UGC内容平台模式已经基本到了百花争艳的阶段,流量基本集中在头部的前两家甚至第三家,因为这些平台的内容已经足够完善,其它平台没有更多的机会。

  虽然透过与第三方合作,趣头条能够大幅削减来自运营管理和自媒体作者维护等方面的成本,优化营收结构,同时增强内容丰富度,但这也意味着其在内容端丧失了主动权,运营上会更加受限,还会导致广告收入的上限降低。

  趣头条在2018年至2019年曾推出了免费网文平台“米读”、视频平台“球球视频”和“趣多拍”、直播平台“趣直播”等应用产品,但除了米读外,其它应用没有在市场中获得较大反响便销声匿迹。在关闭自媒体发布平台后,米读是能够支撑趣头条现阶段发展的唯一一项业务。

  趣头条内部也十分看重米读的发展。2021年谭思亮曾对外表示,强化对米读的投入和支持,是公司提升盈利能力的关键,并强调“米读在IP孵化和内容生态建设领域都取得突破。”

  类似于趣头条,米读也采用了基于流量卖广告的模式,还推出了同样以网赚模式来运作的“米读极速版”App,但免费网文模式也意味着阅读会因广告而多次被打断,会带来一些不太好的使用体验,长期来看并不利于用户的留存。因此,包括米读、番茄免费小说等主打免费网文的平台,也开启了会员付费模式。另外,米读也在探索通过IP改编来变现。通过与快手的合作,米读于2020年初入局短剧,2021年8月双方还宣布合作升级,携手试水短剧“续订+季播”模式。

  尽管米读布局较早,但在一众在线阅读平台中的优势并不明显。Quest Mobile数据显示,2021年12月在线阅读App行业MAU排名中,米读极速版MAU为981万,位居第十,而同为免费网文平台的番茄免费小说、七猫免费小说分别以9327万、6346万的MAU位居前二名,米读与两者的差距十分明显。

  钉科技创始人、GKURC产经智库首席分析师丁少将向E侠君表示,无论什么时候,免费都是互联网的一大竞争杀手锏,用户也不会嫌免费平台多。“米读目前的发展势头不错,但同质化的竞争对手也不少,且本质上还是流量+广告的生意,未来增长空间取决于免费内容的差异化、丰富度等,但相对于对手,缺乏巨头流量的支持,目前来看还不容易实现趣头条的再造。”

  目前来看,趣头条的业务模式相对单一,缺乏显著的差异化优势。丁少将认为,目前重押发展米读,可以视作其转型发展的重要布局,收缩战线布局垂直市场有利于其降本增效,但在移动互联网流量入口被巨头把持,顶级娱乐城游戏帐号:免费阅读竞争趋于激烈的背景下,其具体的发展前景仍不明朗。

  近期,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官网又公布了11家中概股加入“预摘牌名单”,其中就提到了趣头条。截至美东时间5月12日收盘,趣头条股价已一路下滑至0.69美元,触发了最低报买价不能低于1美元的纳斯达克退市警戒线。即便除去政策层面的影响,趣头条自身也存在盈利模式迟迟没有跑通的问题,这也导致资本市场缺乏信心,股价表现放在一众中概股中也并不尽如人意。

  2021年1月,谭思亮曾在写给趣头条全体员工的内部信中表示,公司在2020年第四季度实现了人民币数千万元的经营性盈利,这是趣头条上市以来首个季度实现盈利,但该季度的归母净亏损为8156万元,且在此后的三季度里归母净亏损从2021年Q1的1.489亿元进一步扩大到同年Q3的5.834亿元,同时营收规模也在不断下滑。当下来看,趣头条仍缺乏一些能够扭转业绩下滑的好牌。

现金网下注游戏 上游棋牌象棋下载 澳门金沙手机版 杏耀注册送不停 拉菲娱乐代理管理网手机
豪利777娱乐保险投注开户 恒达国际官方客户端 腾龙提款保证5分钟内到帐 沙龙真人玩法 黄金城bbin最高返水
凯旋门城在线 优游娱乐官方直营 心博天下代理合作 圣淘沙等级礼金 284万彩票免费下载
三人斗地主游戏免费 新櫈娱乐平台官网 申博怎么游戏 申博会员管理网 申博麻雀排九